Introduction: rethinking visual anthropology

929802 蔡政良

 

Abstract

Howard MorphyMarcus Banks(1997)<重新思考視覺人類學的導論>一文中最主要在討論視覺人類學作為一門人類學分支的歷史、挫折以及其學科的界線問題,並進一步從這些討論中整合《重新思考視覺人類學》一書中其他作者的論點,提出視覺人類學的學科內涵與可能的理論方向。

Howard MorphyMarcus Banks認為視覺人類學發展的目標至少有兩種,第一種為視覺體系(Visual System)的研究;第二種則有助於散播人類學知識。在視覺人類學的發展歷史過程中,學科定位長期以來並不清楚,也歷經許多波折。人類學最早開始運用視覺性資料大概是19世紀末演化論點學者常用的方式,這種依附在殖民主義下的視覺性輔助資料,被用來說明當時演化論點下的一種「文明與野蠻之間對比的證據」,並且被大量運用在博物館作為展示運用。到了後來,相片與影片則被部分人類學家用來進行遠程研究之用(distance research),亦即不必實際到研究對象的社會文化中,而是透過影片或相片所再現的文化做為研究的基礎,例如Ruth Benedict著名的《菊花與劍》。視覺資料的運用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逐漸不再是進化論者的附庸,而逐漸轉變成紀錄性的資料。到了二次世界大戰的幾年間,視覺人類學逐漸在美國成形,其中以Margaret Mead Gregory Bateson兩人在巴里島的影片工作最為著名。雖然兩人皆認為人類學家採用視覺輔助性器材進行研究,有其必要性與時代性,亦即將視覺性資料的收集作為人類學研究方法上的輔助。不過BatesonMead兩人對於視覺性資料的看法有其積極態度與否的差異,Bateson僅僅將拍攝相片或影片作為一種在田野地方便研究的手段;而Mead則持比較正面的態度,認為記錄下來的視覺性資料可以供日後不斷地被分析之用。Mead(1974)<在書寫學科中的視覺人類學>一文中,也指出視覺人類學在以書寫傳統為主的人類學學科中,常遇到一些批評,例如視覺人類學被認為僅僅是一種記錄性資料,與藝術形式無關、成本太高、影片拍攝技巧、人類學家與影片工作者以及被拍攝者之間的關係、主客觀性問題等等。但是Mead認為這些問題,在書寫系統中同樣會遇到,文字系統與視覺系統只是一種不同的表達機制,鍾情於文字書寫系統的人類學其實是在歐美的文字科學體系中所發展出來的,MacDougall(1997283)也指出有時視覺系統甚至能夠表達出文字系統無法完全表達的境界。[1]

縱然MeadBateson對於視覺人類學的成形有極大的貢獻,但是兩人在視覺人類學的理論貢獻上,僅止於文化再現的視覺性工具,也就是仍然無法跳脫將視覺性的文化再現是唯一種研究工具。而視覺人類學隨後的發展,則進入了理論的時代,亦即視覺人類學除了在方法論上的貢獻外,也認為應當研究人類世界的視覺體系,也包含視覺在文化再現過程中的角色。因此視覺人類學是一種探索在文化與社會再生產過程中的視覺,也包含了將視覺去物質化,且視為一種包含在一套知識與行動體系中的一種概念體系。所以視覺人類學除了會關注視覺性的文化再現現象外,也關心人們如何看與人們看什麼的概念體系。

由於視覺人類學關心的視覺體系幾乎與人類生活的絕大面向相關,因此,許多人認為視覺人類學在當代發展的趨勢中似乎有界線越來越模糊的趨勢,也就是太過於廣泛的問題,因而似乎離傳統的人類學核心有漸離漸遠之勢。然而在MacDougall(1997)的文章中,他認為視覺人類學結合電影學、心理學、社會學、政治學等等其實是擴大了(enlarging)人類學的視野。而在當代全球化的時代之下,跨文化之間的視覺體系溝通顯得更具意義,不同的文化脈絡如何溝通圮此不同的視覺體系,亦是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視覺人類學則非常適合來觀察跨文化之間的互動。視覺人類學這種「跨界」的特質,在方法上透過視覺媒體來重新思考人類學的理論議題,更有可能將人類學導向一個過去理論上並未預期到的新方向(MacDougall 1997: 293)

 

Reference

Morphy, Howard and Marcus Banks

    1997 Introduction: Rethinking Visual Anthropology. In Rethinking Visual Anthropology. Howard Morphy, and Marcus Banks, eds..Pp.1-35.Yale University Press.

Mead, Margaret

    1974 Visual Anthropology in a Discipline of Words. In Principles of Visual Anthropology. Paul Hockings. Pp.3-10.Walter de Gruyter & Co. Press.

MacDougall, David

    1997 The Visual in Anthropology. In Rethinking Visual Anthropology. Howard Morphy, and Marcus Banks, eds..Pp.276-295.Yale University Press.

 


 


[1] …it never says anything, but there is always something more to be said about it. Words, on the other hand, have little more to say once you have written them (MacDougall 1997283).